站內
  • 站內

當前位置:

眉山新聞網

>

東坡區

>

新聞中心

走近白塔 一縷青煙勾起的鄉愁和記憶

新聞來源:眉山網      

更新時間:2018-12-24 10:49:11      

責任編輯:雷堯


1副本.jpg

  恩愛樹。 

2副本.jpg

  月老雕塑。 

3副本.jpg

  白塔山上精美的亭子。 


  眉山網記者 劉娟 文/圖 


  2018年10月6日至7日,位于東坡區金花鄉大旺山的白塔塔頂,神奇地出現冒青煙現象。持續兩天、長達兩小時的裊裊青煙,不僅引起了主管部門的高度重視,更吸引了無數東坡人的目光。在相關部門和古建筑專家的仔細檢查后,認為這是天氣原因引起的一種特殊自然現象。


  伴著那一縷青煙,白塔就像從深閨走出來的姑娘,連續多日刷屏朋友圈。有人點贊,有人評價,有人突發奇想……


  那些與白塔有關的人、事和記憶,就像開閘的水,瞬間向我們奔涌而來。


  記憶最深處珍藏的美好回憶


  10月8日,金花鄉趕場。熱鬧的茶館里,老老少少圍坐一起,喝茶、聊天。白塔是他們最近繞不開的話題。


  54歲的金平安是喝茶人中的一員。說起白塔青煙,他更多地認為,這是吉祥、美好的象征。因為相傳蘇東坡當年在大旺山游學時,也曾見到過類似的五彩祥云環繞白塔的現象。傳說有緣見此奇觀者無不心想事成,才學顯赫,功成名就。


  當年,蘇東坡兄弟在白塔山游玩,見到五彩祥云,頓覺神清氣爽,豁然開朗,于是頂禮膜拜。不久后進京科考,一舉高中,衣錦還鄉后,再次到白塔膜拜。有人說,正是白塔的庇佑和祈福,讓蘇東坡一舉高中,更讓宋代時期的眉州出了886名進士。


  傳說歸傳說,金平安對白塔,始終充滿敬仰之情。他的家在大旺山腳下的白塔村。他說,因為山上有座白塔,當地人也將大旺山稱為白塔山。那是他兒時放牛和割草的地方。據他回憶,那時,山上的樹并不多,草倒長得茂盛。放學后,他常和村里的同伴一起牽牛上山。牛兒吃草,他們就割草。草滿背簍,他就和小伙伴一起圍繞白塔捉迷藏。白塔承載了他兒時最美好的回憶。


  一天天往山上跑,白塔山的故事與傳說,也在長輩們的講述中深深鐫刻在金平安的腦海中。除了蘇東坡游學的傳說外,“金牛娃”的故事他也如數家珍。


  相傳白塔山下,住著兩戶人家,一戶姓莫,一戶姓金。莫家是大戶,員外莫仁生了一位貌若天仙的女兒,芳名莫英,活潑開朗,喜歡唱歌。金家很窮,有個兒子叫金牛娃,長得眉清目秀,最善吹笛。這莫英和金牛娃天天在山上的雙杈香樟樹,即現在的恩愛樹下,吹笛,唱歌。漸漸地,唱和出一曲清純的愛情之歌。


  只是門不當戶不對,純潔的愛情最終化作一場凄美的“鴛鴦蝴蝶夢”。金牛娃被追求莫英的惡少打死,可憐的莫英痛心疾首,終日以淚洗面,淚水化作一潭清泉,這就是山上圣泉寺旁不盈不竭的“圣泉”。


  金平安認為,金牛娃的故事是在告訴后人,落后就要挨打。因此,他常把這個故事講給自己的女兒、孫子,希望他們發憤讀書。他的女兒和女婿不負所望,在新疆找到了工作,大孫子也考上了眉山的一所重點高中。周末和節假日,他偶爾還會帶著10歲的小孫子上山,拜謁白塔,給孫子講述東坡游學的傳說。


  歷經滄桑后的蝶變與重生


  中國人喜歡建塔。在中國,白塔有很多。每座白塔于每個地方,意義不盡相同。東坡區的白塔,從歷史中走來,歷經滄海桑田,滌凈塵埃,庇佑和祈福著東坡兒女邁向更好的遠方,令無數眉山人魂牽夢繞。


  關于白塔的印象與變遷,白塔村老村主任王平安記憶深刻。他說,始建于唐朝的白塔,20世紀50年代末,曾一度荒廢。那些年,山上的樹被全部砍伐,光禿禿的一片,上塔的木梯也沒有了,就連寺廟的磚和瓦也被拆掉,搬運到山腳下作為了修學校的材料。


  后來,為了綠化白塔所在的大旺山,村里組織村民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綠化行動。大家積極挖坑、提水、栽樹,一派熱鬧的場景仿佛就在昨天。


  大旺山最大的變化,還是在前些年。隨著某旅游公司的入駐打造,月老廟恢復了,財神廟等景點也漸漸恢復。逢年過節,上山游玩的人越來越多。特別是春節期間,吃齋飯、祈福的人,來來往往,歡歌笑語。山下農民也來湊熱鬧,將家里的香腸、臘肉、柑桔等特產背到山上,賣給游人,嘗到了旅游業給他們帶來的甜頭。高峰時期,大旺山的游客能突破2萬人。


  該公司負責人之一戴祥鐘是土生土長的東坡人,白塔山是他兒時捉迷藏、辦家家的好地方。他說,也許是白塔的庇護,他順利考上大學,后來成為一個公司的副總。近年來,為了讓大旺山這個家鄉的瑰寶能在開發中保護、在保護中開發,他積極努力爭取到了大旺山的打造項目,將大旺山定位于傳承東坡文化的重要載體,進行高規格、高標準打造。


  “這個項目,投資大、見效慢,是對家鄉的熱愛之情讓我堅持了過來。”戴祥鐘向記者坦言,他們入駐白塔山時,山上雜草叢生。從跟農戶挨個做工作,簽合同,到規劃、設計、施工,再到建設拓展基地,他們身上幾乎每天是泥。


  功夫不負有心人。硬件提升了,山上的軟件也不斷升級。戴祥鐘和幾位蘇學專家圍坐在一起,滔滔不絕談論著自己對蘇東坡的認識和大旺山風景區品牌文化開發相關事宜。


  到北京學國學、上門請教三蘇研究專家……對大旺山的文化努力,戴祥鐘一直在路上。從蘇東坡的求學故事到恩愛樹的傳說,再到萬安、李淳風墓的講解,大旺山上的人文故事,戴祥鐘能跟人講半天。


  他說,圣泉寺,后來改成了大旺寺,有一種說法跟明朝眉山人萬安有關。萬安認為白塔山雄偉秀麗,有大旺之象,因此在山上閉門讀書。果然,正統十三年(1448年),萬安高中進士,再自翰林入內閣,成為大學士,當上了內閣首輔(相當于宰相)。他把自己的成功歸于大旺山的旺氣保佑,于是捐資重建了大旺山寺廟,“大旺寺”的名字就取代了“圣泉寺”。


  在大旺山東面半山腰林蔭道處,還有一個李淳風墓。墓碑上說,李淳風生于眉山岷江河畔,是唐朝著名風水大師、太史令,前知三百載,后知五百年。死后葬于眉山鴻花堰(岷江西岸)山腳下,后遭洪水沖刷,露出墓穴。一天,明朝兵部尚書、眉山青神縣人余子俊回家省親路過墓地,突然一聲巨響,山巖崩塌,露出一塊石碑,上面刻著:“我本唐朝李淳風,五百年后被水沖。今朝幸遇余子俊,煩君遷我過河東。隔世相逢無他報,贈君廿四紫金鐘。”余子俊當即叫人幫他遷墓,并從墓中挖出一個陶罐,里面裝著23口紫金鐘。余子俊正納悶,忽然看見墓碑墩石脫落,露出兩行小字:“如若金鐘少一口,必在家人袖筒中。”余子俊馬上叫來隨從逐一查問,果然是一名家人私藏了一口金鐘。余子俊將李淳風抬過岷江,走到大旺山時,突然繩索斷裂,墓碑沉重,再也無法搬動。余子俊仰天沉思,此處必是李淳風自選墓穴。于是就地及葬,并將24口紫金鐘一并埋入墓中。


  其實,這只是一個玄幻的民間傳說,因為李淳風是陜西人,后來辭官隱居閬中仙逝,既不是眉山人,也沒有葬在眉山。


  讀書圣地 文脈延續


  白塔山的打造、開發,讓當地人嘗到了旅游業帶來的甜頭,更讓這里的文氣、人氣愈發濃厚。文化活動,孩子們的國學、茶道課,也常常在這里舉行。


  2017年4月,《百坡》本土作家座談會就在這個幽靜的地方舉行。著名作家、詩人徐康,“在場主義”散文創始人周聞道等50多位眉山新老作家、文學愛好者歡聚一堂,共話《百坡》,共同探討文化強區有關方案。輪到詩人陳立發言,她微笑著站起來,舉起話筒,給大家朗誦了自己的新詩《白塔山》:


  三月的油菜花開了

  山上開著白色的山茶花

  大旺寺的香火從唐朝傳來

  手執火焰的小伙伴們奔向山坡

  一個接一個爬上塔頂

  風呼啦啦地吹,透過瞭望口眺望

  小螞蟻和甲殼蟲在版圖上邁著蓮花步

  明晃晃的皮帶子,是玻璃江和岷江

  綠色、金黃的毯子圍著小人國的房子

  姥姥在廚房里走,毛豆在鍋里冒煙

  把蘇東坡求學拜塔的故事講一遍

  把白塔鎮鐵牛和美女峰的傳說再講一遍

  從塔頂下來,在樹影里捉迷藏、跳格子

  歪脖子老樹閉著眼,聽我們唱歌

  歌詞里的太陽一閃一閃


  陳立說,她姥姥家離白塔山不遠。小時候,她最喜歡去姥姥家,不僅因為姥姥疼愛,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可以去白塔山上玩。每次去,她都要纏著姥姥講白塔山的故事。“那時,我還天真地認為白塔山上一定住著神仙。因為山上時常飄動著白煙,后來才知道那是清晨的霧和大旺寺里飄出的煙。”


  在她的記憶中,學校每年春天都會組織學生去白塔山春游、野炊。到中午時分,山上的賣各種小東西的小攤小販就出來了,熱鬧得很。吃過午飯,她們還會去寺廟里聽老尼姑念經、麻起膽子爬白塔。“白塔有十三層,每層都有四個瞭望口。我們就在塔里眺望山下,金黃的油菜花,綠色的麥浪,小如螞蟻的人,像甲殼蟲一樣的車輛,細如皮帶的公路,明晃晃的河,還有一間間如鴿籠般大小的房子……”如是種種,都給她的童年留下了美好記憶。


  白塔山的美好,不只留給了詩人,還留給了更多眉山作者。袁志英就是其中一位。因為當年對白塔的旅游期待,她寫下了膾炙人口的散文《遇見白塔》。去年五月,這篇散文還獲得了冰心散文獎一等獎,在朋友圈瘋傳,甚至比白塔冒煙還要引人注目。熱愛和不熱愛文學的人,看了都說“寫得好”“耐讀”“還想看”!


  當今眉山,文風鼎盛,文脈不斷。劉小川、張生全、周聞道、沈榮均、袁瑛、若若、彭曉蘭、林歌爾等一大批優秀作家層出不窮。有人戲稱,眉山之所以文人輩出,不僅因為受到三蘇父子的影響,白塔也有功勞。


  文人喜愛白塔。金平安、王平安等當地農民也對白塔充滿了敬意和期待。他們說,等白塔山發展好了,外出打工的人就可以早點回來吃上“旅游飯”。到那時,農民的日子就會像春節山上吃齋飯時的場景一樣,紅紅火火。


  冬至一晃而過,青蛙開始冬眠,白塔山上的參天大樹也裹上冬衣。只有周末清晨,孩子們爽朗的讀書聲依舊在這里飄蕩。這聲音,飄過山頭,飄進在此取景的電視劇《垂釣者》劇組耳中,飄過田野、城市,飄向遠方。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信息產業部網站備案:蜀ICP備09029749號-1 眉公網備:5114000200001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川)字第115號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信息來源于互聯網,如有侵權敬請告知!網友在本站發布的信息與本站無關或者不代表本站觀點。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51120180003 聯系電話:3816685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川網公安備 51140202000199號

分享到

天津时时彩走势图网易